總會首頁 學校概況 校友總會 各地校友 校友精英 秩年返校 校友捐贈 校友留言 班級主頁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校友查詢 威尼斯娱乐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東大簡介 | 現任領導 | 光輝校史 [ 張學良老校長 | 發展簡史 | 東大大事記 ] | 東大CI(形象識別) | 校園風光 | 東大逸事 | 親切關懷 總會簡介  |  總會通知  |  總會章程  |  組織機構  |  澳门网上娱乐 各地動態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返校新聞  |  服務指南  |  留念項目  |  紀念品 捐贈新聞  |  捐贈服務  |  捐贈項目  |  回饋方法  |  匯款方式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歡迎光臨澳门娱乐网址!
  • 您的位置:澳门网上娱乐


  • 綻放在實驗室里的青春年華——中組部“青年千人計劃”入選者、東北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青年教師丁辰
    來源:東北大學  [ 2015-6-11 ]

     

        2014年11月24日,丁辰像往常一樣早早地來到實驗室開始了一天的忙碌,準備實驗、指導學生、查看數據、審閱論文……就在這天,他與王占友教授作為共同通訊作者、揭示新型隱球菌銅離子代謝參與哺乳動物肺內和腦內感染新機制的論文在國際著名科技期刊《自然》(Nature)子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正式發表了,第一作者是他們指導的博士研究生孫天舒。


    苦心孤詣,華麗逆襲,“證明自己的價值”

        盡管那段海外漂泊的時光已經慢慢遠去,記憶卻依然飽滿而清晰。十幾年前,18歲的丁辰漂洋過海,踏上求學之路。異國他鄉,道阻且長,謹記困難只會使強者更強,丁辰默默承受寂寞與艱辛。

        成績優異的他本科畢業后得到了直博的機會,成為導師實驗組里第一個“外國人”。對于博士第一年,丁辰的回憶至今參雜著苦澀。那時,實驗室對他來說還是個陌生的世界,導師和同組的同學卻表現得異常冷漠,不但對他要求十分苛刻,也沒有人愿意對這個“門外漢”加以指點,最開始,他甚至不知道組里在做些什么課題。一切只有靠自己摸索,整整一年他四處觀摩、求教,想盡辦法學習配方和實驗手段。“手藝”日漸精湛,他開始有機會獨立完成實驗任務,由于實驗思路清晰、思維敏捷開闊,慢慢得到了導師的肯定和器重,到了后來,導師甚至經常主動找到他探討科研課題。

        在給丁辰的推薦信中,導師寫到:“‘Chen’是我所指導過的最好的PhD學生。”

        “我通過努力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丁辰這樣評價那段難忘的經歷。

        博士畢業后,丁辰聽取了導師的建議來到美國杜克大學做博士后,有了之前深厚的積淀,他的研究一路順風順水,接連發表高端學術論文。對于課題方向,丁辰從不盲目跟風,他選擇從當時相對冷門的銅離子代謝著手研究,并在著名學術期刊Cell子刊Cell Host& Microbe上發表了兩篇相關論文。本次新型隱球菌銅離子代謝的研究方向也可追溯到這個時期。

        “條件有限,但核心因素永遠是科研人員的思維”

        有了穩定的工作和家庭,丁辰卻沒在美國找到家的感覺,國內生命學科的迅速發展,為他提供了回家的機緣。2013年4月,丁辰結束了14年的海外生活,滿懷憧憬登上了回國的飛機,加入剛剛成立的東北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

        然而現實令他措手不及。18歲起旅居海外,丁辰早已習慣了西方思維模式,加之學院成立不久,實驗條件與國外存在較大差異,他的科研工作一直磕磕絆絆。最初的幾個月,丁辰用“煎熬”來形容,經歷了半年多的環境適應期,情況才開始逐漸好轉。

        “各方面條件有限,特殊的環境只有想特殊的辦法。”這是他的心得。沒有人知道丁辰和同伴們為了實驗順利進行和論文最終發表怎樣使盡了渾身解數。光環和成就背后,往往隱藏著太多的糾結和辛酸。

        炎炎夏日,沒有空調的實驗室窗子緊閉,悶熱得像個蒸籠。菌種在沒有溫控功能的培養箱里無法生長,丁辰和學生們就等到太陽落山再繼續實驗。大年三十兒,他在實驗室里忙了半日,用紙殼板、抹布和窗簾為小白鼠設置了一道道隔音“屏障”,以防它們受到鞭炮聲的驚嚇導致體內指標失常。在丁辰的字典里,休息日的概念很模糊,大年初五他就帶領學生到實驗室上班了,“清凈,使用儀器也不用排隊。”他說。

        “條件有些欠缺是可以克服的,人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丁辰認為,獲得成功的核心因素永遠是科研人員的思維方式。天才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但那1%才是重中之重,要把頭腦、思路放開,有超前的思維和認識角度。現代人普遍免疫力低下,各類疾病盛行,近幾十年,解決了基本生存問題的人們把關注的目光越來越多地投向了與高品質生活息息相關的生命健康。隨著全球人口老齡化的到來,健康更加成為人類面臨的重大課題,未來生命科學的繁榮將是時代發展的必然需要。堅信思維和想法決定發展的高度,丁辰告誡自己的學生:“最關鍵的不是你在實驗室耗了多長時間,而是能想到什么,能不能看見學科的發展方向和領域的最前沿。”

    PK學界“大牛”

        丁辰和他的學生在短短7個月內完成了實驗及論文的撰寫,除了展示研究成果,他的論文還旨在就一位學界資深教授的學術觀點予以反駁。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Health, NIH)的彼得·威廉姆森(PeterWilliamson)教授是隱球菌研究領域的知名專家,不過一直以來丁辰對他的研究成果都有所質疑。

        要反駁別人的觀點,至少要提供十倍以上的證據,《自然通訊》提出讓丁辰采用威廉姆森教授的特有菌種完成指定實驗。在修稿過程中,時間緊張是丁辰最大的困擾,獲得菌種已經頗費了一番周折,試劑不齊的情況下又根本沒法開展實驗。“等待訂購的進口試劑到貨永遠是一個漫長且痛苦的過程,”丁辰很無奈,“交稿的截止日期一天天臨近,卻眼看著時間白白流逝無計可施。”

        姍姍來遲的試劑一到,實驗就緊鑼密鼓地開始了,可論文的第一作者卻突然家中有事必須請假一周。丁辰只有和另一名學生在實驗室中加班加點地干活,每天很晚才離開。“那時我天天看日歷,天天算時間,心里很著急。”正值盛夏,實驗室中酷熱難耐,只要動一動,衣服前胸后背就全部濕透,幾天下來丁辰的后背都起了疹子。

        好在最后他們的論文還是在截止日期前按要求提交了。幾個月后,論文成功發表。

        “Peter暫時還沒什么反應,不過以后一定有,我會靜觀其變。”他顯得信心滿滿。

        談話中,丁辰對李家驛、王占友兩位院長的尊敬和感激溢于言表,“他們為實驗幾乎提供了所有可能的資源,在各個方面都給予了大力支持。”得知實驗需要,王占友教授毫不猶豫地批準丁辰把實驗試劑全部改換成價格高昂的進口試劑,李家驛院長同樣對實驗的進行和論文的發表傾注了大量心血。“他們對青年教師支持力度很大,有這樣理解你、支持你的好領導真的很難得。”丁辰說。

    有一種愛,叫實驗室情結

        從事生命科學研究十幾年,丁辰的熱情始終不減,“沒有什么秘訣,只有單純的喜歡,保持著好奇心,想一直‘玩’下去。”他說。雖然失敗每天都在實驗室中上演,挫敗感常常伴隨左右,但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在探索生命奧秘之路上的小小插曲,實驗室就是他最愛的魔幻王國,“實驗室對我有一種吸引力,如果不來我會想念,會心煩。”他對假日唯一的欣賞之處在于,分散科研精力的事情變少了,“終于能安靜地做實驗看論文了!”

        雖然隨著身份和角色的轉變,丁辰的工作節奏發生了一些變化,他開始承擔一些教學和管理任務,社會兼職也逐漸增多。努力完成好這些工作的同時,他依然留戀整日在實驗臺前親手做實驗的日子,甚至有些羨慕自己的學生,“渾南新校區實驗室的各方面條件要好很多,空間比較寬裕,希望將來會有時常泡在實驗室里的條件和機會。”丁辰充滿了期待。


    版權所有 澳门娱乐网址 

            

    RSS訂閱
    微博:http://t.qq.com/neuxyh  微信:NEUXYH
    澳门娱乐网址